<xmp id="mwqow">
<menu id="mwqow"><strong id="mwqow"></strong></menu>
  • 一場鄉村白事的變革

      山東省巨野縣麒麟鎮前馮橋村83歲的村民史清銀身體硬朗、性格豪爽,不僅常在自家兩畝地里干活,還擔任村里保潔員。9月正是農忙時,閑不住的史清銀卻因為趕上白事而放下手上的活計,他的母親——百歲老人史張氏在秋收前去世。

      若是在十幾年前,史老太太的喪事可要好好操辦,這是名副其實的“喜喪”。按老規矩,雕鳳的棺材要置辦,9個菜品一桌的宴席要擺起,6個人的響班(樂隊)要請來,講究的人家還要搭戲臺唱大戲……根據巨野縣2015年的調研,普通喪事需耗資2萬元左右。同年,該縣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是9925元。

      在當下,史老太太的喪事前后辦了三天,花費數千元。史清銀老人掰著手指合計,“我們兄妹幾人分攤下來,每家就出一兩千元!”2021年,該縣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為17030元。

      撼山易,撼風俗難,白事的由繁到簡不是一蹴而就,尤其是在巨野縣這樣一個傳統文化中心地帶。巨野縣古系沼澤地區,因有大野澤得名。周屬魯國西境,秦屬碭郡,西漢初期置巨野縣。歷史悠久,舊俗累積,人情厚重,“不厚葬老人就是不孝”的思想根深蒂固,因此巨野縣移風易俗工作在傳統文化積淀深厚的地區之中具有代表性、典型性。

    20221108_008_01_88819.jpg

    巨野縣的“一碗菜”白事宴席?!∈茉L單位供圖

      巨野縣政府從2015年開始倡導“白事一碗菜”,即提倡放棄擺宴席大吃大喝的白事習俗,用大鍋做當地傳統燉菜來款待參加葬禮的親朋,來賓一人一碗菜,配上白面饃就是一頓飯。經過數年討論、倡導,穩步推進白事簡辦,一步步撼動大操大辦陋習。

      移風易俗是一項有難度的工作,陳規陋習既不能靠行政命令“一刀切”來禁止,亦不能坐視不管,放任煩冗奢侈步步升級。如何恰到好處地引導?怎樣做才能形成長效機制?地方創新舉措是否真的能改變數千年來的風俗習慣?

      近日,記者走進巨野縣,探尋移風易俗基層實踐的真實情況。

      一場白事一年糧

      為何民怨大卻難改變?

      金秋時節,巨野縣68萬畝玉米正待收獲,連綿的玉米地一眼望不到頭,收割機在地里馳騁,運糧車在鄉間道路上穿梭,滿眼都是秋收忙碌的景象。該縣轄15個鎮、2個街道辦事處,634個行政村,總人口110萬,其中農村人口67萬,是典型傳統農業縣。在和村民、村干部交談中,記者深切感受到當地濃郁的鄉土氣息。各個村落都有大姓存在,比如前馮橋村,姚姓村民眾多;太平鎮郭坊村,大多數村民姓谷;龍堌鎮耿莊村,耿姓村民占比高達90%;獨山鎮王橋新村,王姓和周姓村民占全村的60%……一個村同姓村民大部分沾親帶故,村民之間的情分深、親情厚、人情味濃。一家有事,一呼百應的情況十分普遍,尤其是紅白事。

      “人一‘倒頭’(當地方言,即去世),孝子賢孫都在靈前守著,不得出門。從報信、籌辦、下葬,到記賬、送親朋……都依靠鄉親幫襯。就拿做席面來說,我們這里人辦紅白事,都是村里主廚做飯,鄉親幫廚,很少有人家去飯店消費?!鼻榜T橋村紅白理事會副會長姚樹彬告訴記者。

      前馮橋村的主廚姚樹申今年71歲,從19歲開始擔任主廚?!案闪?0多年,從沒有收過錢。這是老一輩傳下來的規矩,再忙也是幫忙?!币渖晁斓卣f。在郭坊村、王橋新村、耿莊村……記者在走訪的幾個村莊里都能找到這樣一位義務主廚,不僅每個人都有拿手好菜,個別人還有廚師證。村里人給主廚們起了個響亮的別稱——焗長。

      雖然有村里人義務幫忙,但在移風易俗工作開展以前,辦一場像樣的葬禮依然花費不菲。在采訪中,在紅白理事會任職的老人們一起回憶,逐漸還原出一場像樣葬禮的步驟。

      第一步,報喪。報喪必須人送信,不得打電話。如果是女性村民去世,其娘家可能在十幾里甚至幾十里外。事主家也要委托得力的人跑一趟。親屬多的人家得找數十人報喪。

      第二步,搭靈棚,請響班、戲班子。響班需6個人以上,大約要1000多元。戲班子根據人數多少和規模大小價格不等,最普通的也要1000元以上。

      第三步,支鍋,買食材,宴賓客。在村里開闊的場地或者自家門口用木板搭桌子。一席至少9碗菜,講究的人家要“三大件”完備,即雞鴨、魚、肉都要有。郭坊村的主廚谷甲田介紹,2003年村里人最講排場,“整個的肘子、整條魚上桌是普遍的需求?!币渖陝t認為最講究的白事酒席在2000年前后,他的拿手好菜糖醋活魚經常成為宴席上的亮點。一場葬禮常常有數百人參加,至少需五六十桌酒席。麒麟鎮獲麟集村主廚馮勛連介紹,曾經有一場白事多達150桌,800多人就餐,幫廚要二三十人,僅食材花費近萬元并不罕見。

      第四步,吊唁。這一環節最費錢的是孝衣、孝布,來吊唁的遠親、同村晚輩都穿孝。有的村為了方便,現場安排來賓扯幾尺孝布裹在身上表示穿孝,有的村當天要組織婦女現場縫制簡易白衣供吊唁的親朋披上。白布通常100尺一卷,一場聲勢浩大的葬禮有時要用兩三卷白布。有的人參加完葬禮,帶回來的孝布夠縫一條棉被的被里。

      第五步,火化,送殯,下葬。這一流程最難的是“二次裝棺”。當地有骨灰盒外套棺材下葬的習俗,稱為“成殮”。一個棺材兩三千元到上萬元不等。當地有女性用雕鳳棺、男性用雕龍棺的說法,有雕工的棺材雖然昂貴,但很長事主家臉面,一度受到追捧。王橋新村的村民回憶,該村出現過的最貴棺材價值2萬元。另外,送殯過程中,事主家要給亡者燒一套紙扎,叫“送三”。紙扎也有很多種類,轎子、房子、桌椅、家具……花樣繁多不勝枚舉,價格也貴得離譜。

      第六步,圓墳。下葬后第二天,事主家添墳還要擺席,宴請親朋。

    20221108_008_01_89819.jpg

    巨野縣永豐街道的村居干部正在給村民宣講村規民約中“白事簡辦”的內容?!⌒熘ぁz

      巨野縣2015年下半年對鄉村紅白事進行調研,調研組到200余個村莊走訪群眾近萬人次。調研報告指出,受傳統習俗影響,廣大城鄉婚喪事大操大辦、鋪張浪費現象尤為突出,破壞了社會風氣,老百姓意見很大。在喪事上,大操大辦、“二次裝棺”現象普遍存在,一場喪事光擺酒席就要花費兩三萬元,一口棺材動輒幾千元,甚至上萬元。有的群眾說:“政府再不管管這個事,我們都沒法活了?!?/p>

      不少人對白事大操大辦心存不滿,但輪到自己家還是要操辦?!盀樯??怕被戳脊梁骨唄。老人去世,后輩辦得寒磣,棺材薄、酒水劣,就會背上不孝的名聲?!鼻榜T橋村黨支部書記姚元臣介紹。王橋新村黨支部書記王步連說:“其他人家遇白事都請客,我家不請客?我不要面子嗎?這就是村里人普遍的心態?!逼渌麕讉€村的村民也有類似說法。

      中國法學會農業與農村法治研究會副會長、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高其才表示,鄉村社會是一個熟人社會,村里人的評價對村民個人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凹t白事既是個人的人生大事,也是一項社會性的活動,具有傳統性和社會性。自己家有了紅白事,氣氛越熱鬧,越意味著其社會地位、經濟地位得到本村人認可。若是一場白事辦得寒酸冷清,就會被冷落、議論。普通人更傾向于多花錢買個好名聲,這是村民正常的心理。移風易俗工作為何要做,就是紅白事的特點所致,依靠村民個人難以擺脫這種社會規范、社會評價的約束?!?/p>

      一桌席只一道菜

      能否滿足群眾需求?

      舊俗在攀比心態和人情裹挾之下水漲船高,眼看已經給農民群眾的生活帶來影響,移風易俗勢在必行,要從哪里破局?巨野縣相關負責人介紹,坐席就餐經調研是白事最大的開支,也是最浪費的項目。同時,該縣也了解到,龍堌、田橋、太平等鎮的部分村莊在辦理喪事時有吃“一碗菜”的傳統,既節儉又不失體面。經過認真研究,巨野縣決定從推行“白事一碗菜”抓起,大力倡導喪事簡辦。

      2015年,巨野縣下發指導意見,將推廣“一碗菜”作為解決白事大操大辦的“牛鼻子”。巨野縣相關領導表示,“從某種意義上講,就餐方式是移風易俗的重要環節和標志,無論是一碗菜、大鍋菜,還是一個盆、四個盆,只要節省、衛生、不浪費,群眾樂意接受,我們就應該大力倡導推行?!?/p>

      在推行“白事一碗菜”的過程中,巨野縣首先以宣傳來打頭炮,篩選“一人一碗菜,能省一萬塊”“喜憂不大辦,創業把錢賺”等20條通俗易懂的宣傳標語,覆蓋了每個村居、每條主干道。

      其次,倡導各村通過村民議事程序,將白事簡辦寫入村規民約及紅白理事會章程。郭坊村村委會墻上張貼著村規民約,其中提出白事簡辦,倡導就餐“一碗菜”,提倡白事不用煙酒,如使用,煙限制在每盒10元以內,酒限制在每瓶15元以內。耿莊村在村民聚集休閑的廣場上,用整面墻公示村規民約,其中也有“白事一碗菜”的內容。

      第三,在組織架構上,巨野縣鼓勵各村完善現有的紅白理事會,聘請有威望、懂習俗的村民擔任理事會會長、會員。村民的紅白事由理事會從頭到尾負責,鄉親們提供公益服務??h里還多次組織“村居黨支部書記、紅白理事會會長輪訓”活動。在巨野縣宣傳部提供的資料里,記者看到厚厚的“巨野縣移風易俗人才智庫”手冊,各村熟悉風俗的鄉賢耆老皆榜上有名。王橋新村紅白理事會副會長張永安做了20多年婚喪習俗方面的工作,講起如何給亡人穿衣、凈面,晚輩如何辭靈等老規矩頭頭是道。前馮橋村紅白理事會給會員進行了分工,有人負責記賬,有人負責引導,村黨支部書記姚元臣擔任理事會會長,負責統籌協調……每次都能把白事安排得井井有條。

      另外,巨野縣將農村主廚作為重點“攻堅”對象。為確保食品安全,該縣建立農村主廚定期培訓、定期體檢機制,為全縣800余名農村主廚免費贈送了專業服裝。

    20221108_008_01_92819.jpg

    在巨野縣前馮橋村一場簡辦葬禮上,村黨支部書記姚元臣(左一)致辭緬懷逝者?!∈茉L單位供圖

      只有一碗菜的宴席,會不會因不好吃造成浪費呢?記者采訪時發現,各村主廚非常注重口味,這也是主廚們的面子。經過幾年的培訓和實踐,主廚們做一碗菜都有自己的心得。谷甲田表示,現在辦白事都是當街支起直徑一米的大鍋燉菜,用豬肉、雞肉燉菜會比牛肉實惠,搭配油煎過的豆腐尤其適合一碗菜,雖然麻煩但久煮不散且味道好。谷甲田從不用粉條,“煮得久了,就把一鍋菜都搞黏糊了?!钡渖暧X得當事主家的預算不太高時,用粉條作配料便宜好吃,“下粉條就得隨做隨吃,來多少人就下多少菜,不能久煮?!比绻A算夠,姚樹申就會多采購木耳、蘑菇等價高的配料,肉也會多買?!皠e看都是一碗菜,價格可以控制在七八元,也可以是20元,豐儉由人?!币渖暾f。

      記者走訪得知,農村主廚們大多喜歡在一碗菜中放適量辣椒提高口感,而且從食品安全角度考慮,他們普遍放棄了豆角等有風險的食材。雖然只有一碗菜,但做得精細也很受村民認可。

      巨野縣還對落實食品安全責任提出要求,村紅白理事會要承擔起紅白事的食品安全責任,由市場監督管理部門做好培訓和監督。據悉,巨野縣“一碗菜”席面未發生過食品安全事件。

      其實,“白事一碗菜”改革在推行中也遇到過阻力。耿莊村紅白理事會會長王傳坤回憶,2015年冬天,該村通過村民議事程序,在村規民約中增加了“白事一碗菜”內容。2016年過年前,村里一位70多歲的老人去世,趕上了新事新辦的頭場白事?!八麅鹤硬煌夥艞壯缦?,說這樣簡辦對不起他爹。我們理事會足足做了一天工作。我跟他承諾,以后咱們村都這么辦白事,萬無例外,他才松口?!蓖鮽骼ふf,有了第一次,以后便沒遇到過阻礙。據巨野縣抽樣調查,僅席面這一項,每場白事可為事主節省6000元左右。

      巨野縣相關負責人介紹,目前“白事一碗菜”在全縣行政村實現了全覆蓋,被風俗裹挾的村民松了口氣——“村里不讓大辦,理事會不給辦”就是最硬氣的簡辦理由。

      縱觀全國,以村規民約來破除舊俗的做法各地皆有實踐,可見通過村規民約對紅白事進行約束,是遏制大操大辦的有效途徑。

      高其才表示,農村紅白事的儀式和規矩寄托了晚輩對死者的悼念及追思之情。大多數村民順應大操大辦的傳統規范,受困于社會風氣帶來的壓力,不一定心甘情愿。改變這些傳統儀規只靠采取強硬的行政手段可能會起到反作用,有了村規民約,那些礙于情面的村民就有了擋箭牌。移風易俗工作要注意兩點,首先要符合村民自治的法定程序;其次措施要合乎民意,避免‘一刀切’,更不能違法行政。

      入棺下葬已千年

      新規矩能否撼動舊習俗?

      棺材支出是百姓辦白事的第二大項。巨野縣雖推行火葬多年,但因群眾有“二次裝棺”的風俗,即用棺材裝骨灰盒下葬,耕地里大墳頭的情況依然存在。前馮橋村是較早提出取消棺材的村莊之一。

      “我們村960人,人均耕地1畝。用棺材下葬,每個墳頭占地十幾平方米,少說也得二厘地。2015年,我們全村有二三百個墳頭,所有地塊都有墳頭存在?!币υ冀榻B,一副好棺材至少兩三千元,貴的上萬元,還極易形成攀比之風,“好幾千元買來棺材埋到地下,老百姓心里清楚這是浪費,但沒人敢帶頭廢除幾千年來形成的習俗?!币υ颊f。

      2014年8月,前馮橋村一位80多歲的老人去世,成殮后,紅白理事會組織青壯年抬棺送往墓地。姚元臣聽到群眾議論,“這么好的棺材里就放個盒,有啥用??!”這時和亡者住在同一條街的徐培知老人喊住他說:“我給紅白理事會提個建議,以后別用棺材,老人活著的時候晚輩伺候挺好就圓滿了,少了這道麻煩,給后人省錢、省地?!笔赂舳嗄?,姚元臣回憶起這段話依然很感慨。

      2015年初,前馮橋村為討論取消“二次裝棺”事項多次召開會議,經充分討論形成《前馮橋村取消“二次裝棺”意見(征求稿)》。村干部將意見打印成紙質版,挨家挨戶發給全村所有農戶,讓各戶在15天之內反饋不同意見或建議?!敖涍^征集意見,全村只有一戶表示反對。我們上門詢問得知,這戶老人因動脈堵塞壞死截肢造成感染已臥床一個多月。其子女實際上贊成取消棺材,但怕趕上頭一家成全村焦點。另外他們也顧慮改革‘雷聲大雨點小’,萬一堅持不下來,他家便成為笑柄?!币υ冀榻B。

      村干部向該戶村民解釋,只要全體村民表決同意,形成村規民約,保證不會半途而廢。還說,老人在世時晚輩已盡孝,全村有目共睹,就是出殯沒有棺材也不丟人。做通這一戶工作后,經過全村農戶表決、簽字,取消“二次裝棺”正式寫入村規民約。

      在新規執行中又有村民提出,吊唁時面對個盒子,“太寒心了”。為了讓葬禮更有儀式感,前馮橋村經討論決定由村集體出資制作“公共棺材”。亡者的骨灰盒放入該祭具供親屬吊唁,僅骨灰盒下葬。

      前馮橋村村委會主任姚輝領回憶,棺材匠人聽說為了取消“二次裝棺”要制作祭具,認為這是斷財路,都很抵觸,“我們一說明來意,就被人家轟出棺材鋪,連水都不給喝?!币x領苦笑著說。后來一位棺材匠人終于同意承攬“公共棺材”制作,但要求為其保密。從2015年6月起,前馮橋村開始使用“公共棺材”,這之后,前馮橋村新起墳地占地皆不超1平方米。

      2016年以后,前馮橋村附近的麒麟鎮溫莊村、閆廟村、后馮橋村、夏官屯村等也紛紛來借用“公共棺材”進行殯葬儀式。

      2016年4月,巨野縣精神文明建設委員會、縣民政局聯合發出《關于開展解決“二次裝棺”難題大討論的通知》,要求各村(居)召開村民代表大會對取消“二次裝棺”的方式進行討論,形成解決方案。通知強調要“尊重群眾首創精神,不搞一刀切,討論完全交由村民自主安排”。該縣同時將前馮橋村等5個村的典型做法下發給各村作為參考。

      一時間,各村都開展了相關討論活動,各自形成頗具特色的取消裝棺方式。比如,郭坊村徹底取消抬棺,由晚輩抱著骨灰盒送葬;王橋新村一開始抬椅子送葬,將骨灰盒放在椅子上,后來群眾感覺不夠莊重,村委會制作了轎子用作祭具,將骨灰盒放在轎內送葬;麒麟鎮姚樓村制作小水泥棺用于送葬,每個不超200元……在記者走訪時,各村干部紛紛反饋,取消棺材符合群眾需求,難點都在第一家,只要這一家工作做通,之后便沒人質疑。

      在取消“二次裝棺”全面推廣后,巨野縣下發文件倡導骨灰盒直接入土深埋,不留墳頭。

      不少村鎮開始修建公共陵園,以減少喪葬對耕地的消耗。郭坊村黨支部書記谷訓強帶著記者走訪了郭坊村的陵園,這里有墓碑2000余個。陵園內有青山小徑、茁壯的海棠樹、蔥綠的草坪,有供燒紙扎之用的鐵爐,環境優美,設施齊全。每塊墓地長70厘米,寬50厘米。陵園管理員鮑甲旺介紹,以前一畝地只夠起三五個墳頭,現在可以安葬600名亡者,而且陵園交通便捷,親人祭奠也比去田里方便。

      經過數年探索,如今巨野縣所轄各村已逐步實現白事環節簡化。比如報喪由人送信改為電話通知,圓墳在出殯當天完成,不再另安排酒席。響班由6人減為3人以內,戲班徹底退出白事禮儀。燒紙扎也簡化為燒一個紙房子或紙轎子,原則上總價不超300元。

      以前一場葬禮數百人披麻戴孝的場面近年也徹底改觀,各村在修改村規民約時,逐漸對戴孝范圍予以限制。除子女、孫子女等近親屬之外,其他親屬都以胸別白花的方式來緬懷親人。孝服也出現了一次性產品,一套只有幾元錢。

      有的村還為村民白事簡辦提供場所。比如,前馮橋村花10萬元修建了占地500余平方米的喜憂大院。院內有廚房、桌椅,還有兩口直徑將近1米的大鍋,為白事簡辦提供便利。

      目前,巨野縣農民群眾辦一場白事一般需3天,宴席、孝布、棺材等花費全面下降或取消,總體花費通常為五六千元。

      當問及簡辦白事,有沒有對不住老人的愧疚?史清銀老人說了一句明白話:“請吃喝抬棺材,這些有啥用咧?俺娘在的時候,俺們對她好,她走了親人們都掛念,這才實在?!?/p>

      高其才認為,通過村民大討論的方式逐步改變傳統風俗習慣的方式值得提倡。移風易俗要注意循循善誘,固有風俗不可能全部推倒重來,村民也難以接受,“一刀切”式的風俗習慣改革也是偷懶的行為??茖W合理的移風易俗是區別式、漸進式和延續式、傳承式、弘揚式的,既要摒棄陳規陋習,更要傳承優秀傳統文化基因。應當尊重人民群眾的風俗情感,讓新風新規和優秀傳統風俗和諧共生。

      當然,留給巨野縣的移風易俗難題還有很多。記者采訪將要結束時,看到巨野縣正在為移風易俗的下一個目標——治理高價彩禮展開工作,部分村莊已經將限制高額彩禮的內容寫入村規民約。但要想實現這一目標,仍需拿出馳而不息、久久為功的決心和行動。該縣相關負責人表示,這將是一場比治理豪華葬禮更難打的硬仗。

      不僅是巨野縣,如何讓新風尚和優秀傳統風俗和諧共生是每一個縣、鄉鎮、村都要思考的問題。

    作者:農民日報·中國農網記者 李婧

    責編:李亞新 王曉乾(見習)

    二維碼

    (掃一掃)
    關注中國農網

    返回頂部
    儿子啊~怎么这么大
    <xmp id="mwqow">
    <menu id="mwqow"><strong id="mwqow"></strong></menu>